类似蘑菇视频的软件

很可惜,高炉老爷子并不知道他面对的是什么——那是在某个很黄很暴力的秃驴持续不间断的花式扑该玩命作死过程中,作出的另一个有趣的灵魂。

裹挟着让燕回山上众多进化者无法直视的澎湃本源力量的幻影武器在瞬间就把红大山浑身上下封了个水泄不通,看那架势这一下要是夯实诚了,山某非直接被榨成亲王汁不可。

要知道,高炉本身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五阶,他是从六阶跌落下来的。

即使摔得有点惨,身上有可能存在的暗伤,整个明光也没有哪个五阶萌新敢和高老爷子较量一二——毕竟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噗噗噗~”

没有惊天动地的碰撞,没有嘶吼咆哮的飓风,有的只是一种分外诡异的声音——就像是将几个从内部开始腐烂的香瓜被摔在地上。

所有幻影武器在接触红大山身体时,开始一寸寸的消泯,变成最纯粹的本源。

一霎时,整个燕回山便氤氲着难以置信的充沛本源,简直雾化一样肉眼可见。

连高老爷子自己都一脸呆愕,

“你…到底是谁?”

红大山回头,

“嗬…嗬…要…打架…吗!”

粉嫩私房女仆装少女清新如阳明媚写真

他的眼睛血红,并且在闪烁。

亮度比你闯红灯被抓拍时有闪光灯加持的红灯程度还要更惨烈一些,老恐怖了。

同时,一股子一股子的血腥味儿冲得人头皮都在发麻。

然后山爷脸上的肌肉开始重新组装新的画风,迅速由冷面杀人狂化为至淫至贱的稀有逼格。

黄大山的声音:“来啊来啊,怼我啊怼我啊~”

雪团子大佬面前烤肉的体积飞速缩水中:“啊呜yingying唔啊香~”

高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他妈…是个什么鬼玩意…”

红大山身周突然崩出宛如琴弦断裂一样的“铮”声,

“杀!”

那边,高炉惊声怪叫,

“我曰…”

由远处望去,本就已经绚烂多彩的燕回山上突然腾起一朵蘑菇云。

又是一声炸响。

一柄巨大的大铁锤从蘑菇云里崩飞出来,速度之快以至于锤子表面迅速燃起火焰,变得赤红。

“ε=))唉”

蘑菇云里的人视力都很靠谱,一声接一声的叹息。

“又打起来了。”

“林老板出来洗地啦~”

“原本我对高阶大佬的世界是很好奇的——现在不了。”

学习使人快乐啊,墙裂拒绝这些低俗又血腥的镜头,我们要看高端局啊!

没有稀奇古怪的觉醒血脉没有花里胡哨的技能没有令人期待的山爷式骂街打法,光是哐哐哐硬凿眼眶子这他娘的还有啥看头?

燕回山上满满都是怨念。

高铁欲言又止.jpg,他看向林愁,发现林愁也正在看他。

“放心吧,爷爷自有分寸的。”

林愁幽幽道,“可红大山同志没有。”

“???”

高铁无语了半天,忽然挺傲娇的说,

“嗯…但凡是凝聚了本源武器的,都打不过我爷爷。”

林愁道,“可红大山同志没有。”

“……”

高铁索性不去管那边惊天动地的动静,

“ta…怎么样…我听说你这个‘穹顶’很古怪…”

林愁嘴角牵动,

“能吃能喝,没有任何问题,当然如果你们高家能替ta把账先结一下就更好了,我估计ta会吃很多很多东西。”

“这个你可以稍后和我爷爷谈。”

双方均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呵呵。”

“呵呵。”

于是林愁耸耸肩,“那先看看。”

反正无论最后挨揍的人是谁,都不是我爷爷。

现场一片混乱,两个老流氓互掐时都是些二女戏珠猴子偷桃推车大汉之类的经典动作,极其jpg极其avi极其1080p,总之根本没眼看。

林愁揉了揉眼睛,感觉就像是剁了二十斤红毛葱+魔鬼椒。

高铁目瞪狗呆,笑容渐渐消失,从刚刚的小傲娇一下子变成了这是谁啊我根本不认识他好么.jpg

司空看了一会,尝试分析着,

“唔,山爷这个醉卧横岗简直了,每一个角度每一个细节都无懈可击,以这个角度摔一个对影邀月过去,高老很难抵挡啊,厉害厉害,唔…貌似和香象渡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啊!”

“咦,居然挡住了,高老这招…嘶…从未见过,高铁,高老用的是什么功夫??”

高铁嘴角抽了抽,

“咳,爷爷不研修武者功夫,他这个是血脉能力。”

同时高铁的内心疯狂吐槽,这TM总不能说我爷爷这招叫瞎几把锤之第三十六式一牛子甩死你吧?

——爷爷没把名字喊出来还真是罕见的明智啊。

高铁艰难的维持着高家最后的尊严,努力转移话题,

“呃…ta…雪人什么时候可以下来?”

林愁琢磨了一下,

“当然是等ta吃饱的时候啊!”

高铁懵了,

“吃饱?可冷…雪人就是因为挑食厌食才自封炉山的啊!”

林愁呵呵一笑,

“所以你们高家居然没意识到自己早就该换厨子了?话说你们家的厨子该不会还是两百年前的那个吧…”

高铁的眼神一下子就幽怨了,

“自从你去过炉山两次,我们高家所有的嫡系支系和学徒,饭量起码减了一多半,整天有气无力的,原本三天就能完成的守备军的单子,这都第六天了才打造了一半。”

林愁伸出手比划了个九的手势,

“九折,运费你们出,现在燕回山已经开通了送餐服务。”

嗯,虽然直到现在还一单没接,但这并不影响林某的言论自由啊。

高铁脸绿了,

“别别,吃不起吃不起!”

开什么玩笑,你丫知道炉山上有多少喉咙比拳头粗胃比粉碎机功率还大的打铁匠么,是不是想让俺们高家直接破产?

那边,红大山一个罗汉醉卧手肘直接砸在高炉脸上,恐怖的力量穿金裂石,高老爷子的脸都被崩得变形,整个人被轰进山坡中。

随后,老爷子从两米多深的大坑里飞出来,一手钳住红大山的脖颈,

“给老夫躺下吧!”

然而,除了高老爷子的胳膊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红大山纹丝不动,场面一度相当尴尬。

红大山嘴里“嗬嗬”冷笑着,

“幼稚…酒…量没我大…还想让我倒下?”

高炉老爷子一脸懵逼。

林愁再次揉了揉眉心,

“看来无论红大山还是黄大山,和咱们温大帅哥,都挺般配的。”

司空坚定道,

“不,温重酒可不会这么深奥的醉拳——听山爷的意思,他拥有不止一个的绝对判定能力?”

“比如酒量没他大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倒下?”

高铁想了一下,倒吸一口冷气。

“倒下”这个词的用法可太多了啊,字面意思还是…该不会是“打不倒”这样子吧…

酒量没他好就永远打不过他?神特么判定!

高炉:“老夫会怕你?吃老夫夺命剪刀腿!”

咯嘣~

司空张大了嘴巴,

“我曰…”

这里就不得不提高老爷子的日常装备了:

高老爷子来的时候甚至暴躁急迫,穿着打铁标配装备,也就是光着膀子身前围了个兽皮“围裙”,下面是一条同样材质的兽皮大裤衩~

那夺命剪刀腿,一种扎了个毛裤式围脖的汹涌扑面而来——真替山爷感觉绝望。

对于这种狠辣、姿态妖娆的招式,高铁只能仰头望天。

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司空终于失望了,这根本不是他要的“武功”,简直没有一丁点美感。

他堂堂司空公子要是学了这种招式,以后行侠仗义的时候难道指望用两条毛腿笑死对面的匪徒然后继承他们的压寨夫人??

林愁打了个哈欠,

“高兄弟,你慢慢欣赏哈,你家雪团子大佬的菜快吃完了,我得再给ta补几吨烤肉。”

林愁转身往厨房走去,忽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厨房门前的雪地上印满一张张清晰的人脸,这些脸多数是黄大山的,也有为数不多的沈峰等人的。

看样子应该是苏有容用平底锅倒模印在雪地上的,别说,一张张黄大山表情不同的脸整齐的排列在一起,还挺有气势的。

老辟邪少避孕,通杀。

小有容手里拿着一根细长的擀面杖当教鞭,颇有气势。

小徒弟正在给明光来的大姑娘小媳妇们细心讲解,

“这个是一个月前的,黄大山他巴拉巴拉…”

大姑娘小媳妇们目眩神迷,安安静静的听着,然后很有秩序的举手提问,

“小苏老师小苏老师,那个光头就是黄大山?”

“好MAN哦,居然能和高师打得不分上下!”

“上次他偷看咱们泡温泉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谁啊那是,尖叫声都快碎玻璃了,‘啊啊啊~臭流氓死变态’”

“呀,上次不撵走他好了~”

“嘻嘻,早说嘛,人家也是乐意的呢~”

“日后再说?”

“小苏老师,听说山爷是因为器大活儿好才被隔壁女王大人抓走做了压寨亲王的,是不是真的?”

“……”

画风越来越歪,苏有容快气死了。

小嘴一撅义愤填膺道,“你们这些骗子!哼!还说什么对艺术感兴趣,都是骗子!”

“呀呀呀,小苏老师你还小啦,你不懂,人体yi术也是艺术的嘛~而且比艺术更艺术哟~你家湿虎没有教你哒~?”

苏有容双手叉腰,挺胸抬头,冲说话的娇小女人道,

“谁小?”

翘臀纤腰童颜巨汝,那极其膨胀的曲线仿佛化作山爷刚刚使用过的大摔碑手,狠狠得抽在娇小女人的心尖尖上。

“咔嚓”

某种疑似碎玻璃的声音。

娇小女人踉跄着,鼻子一酸,

“呜呜呜…”

小苏老师气场开,

“来啊,有本事说话你有本事开门啊!”

大胸姐抱着肩膀站在小苏老师背后,从对面大姑娘小媳妇们的视角平视过去,小有容的背景板自动变成了一双挺拔笔直的大长腿。

大姑娘小媳妇们面面相觑,大到惹不起+大到惹不起——这二位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天底下女人的绝望.jpg

林愁本想教育教育苏有容别跟这群娘们学坏了,想了想,愣是一个字都没憋出来。

说啥,那些污污污的小火车有容你不要上车?因为那些老司机的资本都没有你雄厚??

做司机难啊,做女老司机更难!

大姑娘小媳妇们本来想显摆一下渊博的知识储备,结果碰上专八教练级学徒!

呵,凉薄如纸。

苏有容看见林愁出没,立刻把那群女人忘在脑后,哒哒哒的跑过来,

“湿虎湿虎,雪人的烤肉你肿么不给我留点!人家好饿哒~”

bolingboling的眨眼,萌萌哒。

林愁无言,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

他发现自己从来没真正了解过这个假冒伪劣徒弟,比如:她的菜肴熟练度为什么是“2”的问题。

平时看着挺稳妥的小丫头啊,怎么关键时刻就这么不争气,这样下去本师尊唯一的帅气的技能“天打雷劈”什么时候能够真正牛逼起来?

哦,对了,还有以身试法。

在厨房里看了那么多学了那么多,熟练度就只有2?我林愁的徒弟,原来是厨艺战斗力连5都没有的渣渣!

“师,师傅…你…肿么啦…”

苏有容多机灵啊,一下子就察觉到了不对,挪着小步子往后退啊退的。

林愁呲牙,双手倒背,

“徒儿,为师今天就教你做一道大灾变前的名菜,随我来。”

林大老板可记得呢,以前巷子口放老电影的时候,电影里那些业界大拿物理狂人传道授艺都是这个语气没跑儿。

苏有容立刻道,

“我不想,我不要,我不学…”

林师尊的一个踉跄。

难道是本帅今天的姿势太帅气了,把徒儿的脑子的闪坏掉了?

不想学是什么操作!

“???”

苏有容眯起眼睛,

“湿虎…要不…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做给我和赤祇姐姐吃好伐…认真做菜的湿虎最帅了…”

吃吃吃就知道吃!

这样发展下去,迟早人贩子能用吃的骗出你所有姿势!

嗯?球的麻袋…

“没听清,徒儿你说什么?”

“认真做菜的湿虎最帅了!天底下湿虎最帅了!”

“呵呵~”林愁冷冷一笑,“徒儿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为师去给你炒一桌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