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破解资源分享

怎么会是那个中了毒的男的?

不对,他没中毒……

她紧紧地抓着江成也的手腕,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好似把一切都理清楚了。

是江成也,这个面具男子,与上次打凉孑的面具男子都是江成也。

但之前,中毒的那一个,却并不是他。

细细想来。

纳兰什么的,就是凉孑啊……

“璃七!璃七……”

江成也好不紧张的喊了她好几声,可她早已没了知觉,任凭他怎么喊也没有清醒过来。

他的脸上写满了慌乱,一边喊着一边将她快速抱起。

到?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才刚醒过来就又晕倒了?

汉服美女未凉丶安夏唯美空灵浮华一梦治愈写真

“来人,将这附近的所有大夫都给本尊抓过来!”

冷漠的话语刚一落下,一个黑影便落到了他的身前,“主子,这附近也就一个乌原木族近些,里边的大夫在她上一次昏迷前就给她瞧过了,但都没瞧出问题,想来这次也会是这样,就如巫族的人所说,她或许,是因为不能离开巫族……”

江成也蹙了蹙眉,“你的意思是,她是因为离巫族太远,所以才?”

“是的。”

黑衣人点了点头,“安起见,不如将她送回巫族吧……”

“她不愿回,亦不想回!我便不可能带她回去!我绝不会让她的下半辈子都困在巫族里的!”

江成也的语气十分冷漠,看着怀中已经失去知觉的璃七,他的心里便说不出有多么心痛。

“璃权尹都能一直活着不受百蛊王影响,为何她就不能?”

“主子,或许这一切,就只有她知道了……”

江成也的瞳孔猛地一沉,“那就抓她回来!不管她跑到哪里,都要把她给抓回来!”

说完他便往前一步一步地走了去。

忽然,跟着他的黑衣人低下了头。

“主子,她的头发……”

江成也的脚步微微一顿,后便低头看了眼璃七的头发。

却发现,那乌黑的长发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悄悄变白,从头顶,一点一点,白至发根……

一根,两根……

速度之快,好似再过不久,整头的长发都会变白……

江成也的眸里杀气腾腾,他咬了咬牙,“为何会这样?”

“听闻巫族的每一任圣女都是白发,且容颜倾世,这璃七已成了圣女,会变白发也是意料之内的事,只是属下也是第一次见到谁的白发能变的如此迅速,这样也不知晓是好是坏呀……”

“不管多远,不管要用多少人马,一定要把璃权尹,押到本尊面前。”

“是!”

话音落下,江成也抱着璃七便离开了那处,一个闪身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翌日,辰时。

璃七一夜未归,这可把阿常给急的不行,同样着急的还有离妉等人,璃七是在乌原木族消失的,她可是冀国的晋王妃,这要是在他们那里出什么事还得了?

于是乎,自天亮时起,整个乌原木族的角角落落都是寻找璃七的人。

不管是乌原木族的人,还是冀国的将士,皆是好不担心的寻找着。

族长府的正厅内。

白渊与离勇面色凝重的站在厅里,一旁则是阿常与离妉。

他们面前,跪着至少十个侍卫,侍卫们蹙着眉头,一人一句的禀报个不停。

“白将军,族里的每一户人家都寻过了,没有发现王妃娘娘的踪影!”

“族长,属下领了两百个人,将整片后山都寻了个遍,没有发现璃七姑娘!”

“族内的每条巷子都找了,没有发现璃七姑娘!”

“族外一路上发现几个山贼尸首,但四周没有璃七姑娘!”

“……”

阿常阴沉着脸,听着那些侍卫们的禀报,心里说不出有多愤怒。

“如你们所说,乌族内外都没有娘娘的影子,难道娘娘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

地上的侍卫纷纷低下了头,不敢说话。

又听一旁的离妉道:“在哪发现山贼尸首的,带我过去。”

其中一个侍卫低了低首,后便小心翼翼地站起身,领着离妉匆匆离去。

阿常头疼的揉了揉脑袋,都怪他,要不是他跟丢了娘娘,也不会让娘娘在此处失踪。

这要是殿下回来,发现自己弄丢了娘娘,自己怕是小命不保啊……

他死都没关系,他担心的还是璃七。

现在的她情况不稳,不是流鼻血就是晕倒,倒是不怕她失踪,毕竟她的武功,一般人都奈何不了她。

怕就怕她又晕倒了,要是在什么坏人面前晕倒了还能得了?

她可是还怀了身孕的!

“离族长,如今我们王妃在你这里突然失踪,你若再拦着我们的兵马也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突然,一旁的白渊张开了口。

离勇眯了眯眸子,“你该不会以为,是我们的人抓了璃七姑娘吧?我们好心收留你们,出了这事,也非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如今还要由我们退步,未免有些不合情理了。”

白渊默了默。

“不,我们没有恶意,也没有怀疑你们乌原木族,只是我们需要让更多的人进族寻找王妃……”

顿了顿,他又道:“原本我们是要绕过你们乌原木族,到巫族外包围他们的,但后来真相大白,巫族的人也道了歉,我们的人没有攻向巫族的意思,也没有进乌原木族一步,也是做了很大的退步。”

“如今我们的将士在乌原木族外的林子里都搭起帐篷了,每天不是干粮就是打林子里的猎物为食,都快……”

不等他说完,离勇便不悦的打断了他的话,“你不要把自己说的如此可怜,你们带了太多人来,不让你们吃自己的,难道请进来当客人供着吗?帮你们安排这么多人,这么多日,是情分,可不是我们的本分!”

约莫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气愤,白渊的脸色忽儿变的难看了些许。

一旁的阿常蹙了蹙眉,“别说了,王妃娘娘不是会玩失踪的人,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才未回来,咱们的人只需要在乌族外好好寻找,不用进族,族内的一切离族长的人更加熟悉,他们愿意帮我们已经是帮了我们极大的忙,不能要求太多。”

这般说着,他又望着离勇道:“离长老,这段时日多谢您的照顾了。”

离勇轻轻摇头。

“不谢,璃七姑娘也是我们乌原木族的救命恩人,帮她是应该的。”

阿常张了张口,正要说什么,却听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激动无比的喊声。

“到了,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