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草莓视频

古色古香的卧室内,如同影视剧里少女的闺房,弥漫着淡淡的馨香。

林阳有娇俏可人的官琪陪伴着,彼此同床共枕,官琪还不老实,有些调皮的把腿横过来,跨在林阳腰间,仿佛抱着宠物熊似的,彼此亲密无间。

作为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尤其还是过来人,感受到身边温软环绕,林阳未免一阵上头,遐想无限。

唯有以强大的定力压抑着心猿意马,暗地里告诫自己,你有伤在身呢,千万别胡思乱想,而且这妮子诡计多端,未必真要和你巫山**,就是耍戏你呢。

怎奈,官琪又用言语暗示他,林阳怦然心动,忍不住把手伸过去,却被一巴掌打回来,遭到对方怒斥。

“臭流氓,原来你真是这样的人,一直对我心存歹念,恶心死了,我呸,再也不理你了!”

这妮子俏脸上尽是憎恶之色,闪身往里面滚去,把被子都卷走了,剩下林阳欲哭无泪,真是不折不扣的妖精啊!没过多长时间,官琪又过来了,巧笑兮然的道:“我逗你玩呢,你要是真想要我那就来吧,人家已经准备好了。”

简直就是红颜祸水,要把人活活折磨死!林阳没好气的道:“来你妹呀,老子都伤成啥样了,不要命了。”

官琪觉得特别好玩,咯咯娇笑,“那就不能怪我了,给你机会了,可你不中用啊。”

林阳怒道:“滚,别来烦老子。”

官琪便发狠道:“卧槽,你都这样了,还敢嚣张,看本格格怎么收拾你,非得把你当成坐骑不可。”

……另一方面,为了追求江婉菱,宋玉竹不但在江阳开了新公司,而且购买了豪宅,为精装完毕的三层别墅,设施齐,可谓下足了血本。

清风如沐清纯美女秋意浓户外写真

尽管订婚仪式弄得一团糟,彼此也算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宋玉竹惨遭殴打伤势未愈,婉菱谨遵师父旨意,过来这边照顾对方,倒也细心体贴。

夜已深了,江婉菱把宋玉竹安顿好了,便要离开卧室,却被对方抓住纤手,让她秀眉紧蹙,声音有些冰冷的问,“干什么?”

面对着一直向往的梦中女神,宋玉竹眼里涌现乞求的目光,卑微的说道:“婉菱,你留下来吧,反正床这么大,你就陪陪我吧,让我抱一抱也好啊。”

眸中闪过一抹轻蔑之色,江婉菱不为所动,冷冷的道:“你受伤了,行动不便,作为未婚妻,我可以照顾你的生活起居,直到你伤势好转为止。

但是,你不要忘记了,为何伤的这么重,还不是学艺不精。

假如你武艺高强,何必遭受别人羞辱。

所以忠告你一句,把心思用在修炼上,争取尽快晋级,让自己变得强大,早日一雪前耻。”

一番话让宋玉竹为止惭愧,松开了那只冰冷的玉手,涨红着脸点头,恨恨的道:“我明白了,你说得对,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江婉菱声音略微柔和,“作为一个不甘平凡的女人,我的意中人不一定是盖世英雄,却必须强大,不能任人欺凌。

但愿你能做到,不会让我失望。”

宋玉竹眼神里透着坚毅,觉得未婚妻言之有理,自己应该尽快痊愈,修炼不怠,有朝一日把林阳踩在脚下,婉菱自然对他钦佩有加,投怀送抱。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江婉菱轻轻点头,身影飘然离去,回到另一间卧室,关好了房门,坐在梳妆台前若有所思,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哀愁。

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过了好一阵儿,终究还是放心不下,江婉菱还是拨通了那个无比熟悉的号码,静静地等待着接通。

江婉菱并不知道,所在意的那个男人正遭受另一位少女的折磨!……手机放置在床头柜上,铃声响起,没等林阳伸手去拿,就被官琪抢过去了。

这妮子瞥了眼屏幕,看到显示的联系人为“婉菱,”便不顾林阳的制止,竟然窜到了地上,光着脚跑到一边去了。

电话接通,江婉菱低声问道:“你怎么样了?”

听到这声音,官琪竟然故意嗲声道:“你问林阳吗,他好着呢,刚刚还和我亲热了,好棒哦!”

电话猛然掐断,江婉菱气的脸色煞白,把手机丢在了席梦思上,心中暗恨,你就是贱,已经分开了,人家的死活管你什么事,何必自取其辱呢。

也不怪她误会,深更半夜的,官琪第一时间接了林阳的电话,由此可见,两个人关系何等亲密。

林阳眼瞅着官琪接了电话,大发雷霆,当即起身,一把推开那妮子,抢过手机往回拨,却无人接听,显然婉菱生气了。

发现林阳脸色铁青的吓人,官琪未免有些后悔,破天荒的,低声下气的给对方认错,“好啦,你别生气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林阳怒道:“一边去,别再烦老子。”

官琪如何受得了,毕竟平日里都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脾气,刚才已经给林阳很大面子了。

气愤之下,这妮子发飙道:“你有病吧,为了那女人竟然吼我,枉我对你这么好,就差把心掏出来给你了。”

林阳眉头紧皱,心里烦透了,不再搭理官琪,走出了卧室,猛地一摔房门,发出嘭的声响。

后面传来官琪气急败坏的叫声,“混蛋,你长能耐了是吧,有种走了就不要回来。”

她气的直跺脚,“反正你伤的这么重,纯粹自己找死,没人管你,我看你能走到哪去,待会姑奶奶给你捡尸……”本以为臭小子肯定走不远,毕竟有伤在身。

只不过,官琪失算了,过不多时,空中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让她为之一愣,慌忙穿上鞋子跑出去。

夜幕中,直升机降落在庄园内,林阳钻到机舱内,扬长而去。

官琪彻底傻眼了,气的娇躯颤抖,眸中泪光盈动,“该死的,你真走了,我恨死你了!”

话虽这么说,她心里也有些后悔了,觉得不该招惹林阳,触及对方的逆鳞,那就是离婚了,也有着千丝万缕的江婉菱!